邶彧

策瑜/再会有期

江黛烟:

#策瑜
#历史已死,全靠脑补。


    /公瑾,再会有期。


    〔一〕
    周瑜又梦见了他和孙策的上次分别。


    他梦见江雾绵延千里,风啸渔火瑟瑟。自己一盏孤灯寒照雨,送那人远行。
    乌篷船起行,孙策回首。斗笠蓑衣,长身而立。江面东风荡,流映那人月下面如沉璧。
    “好好守着巴丘,待到来日再会之际,你我二人再叙。”
    孙策解了鹤氅狐裘袄给自己披上,一系绸领。笑面回望,濯濯如春柳月。
    “你说,这是不是‘与子同裳,王于兴师。修我甲兵,与子偕行’?”
   
    涟漪遍江,吹曲高山,笛声一随十多艘乌篷船,往江天一线处远行。
    “公瑾,此去一别,再会有期。”


    然而黄粱梦醒南柯笑,世事无常人难料。
    周瑜从未想过,那夜笑语将会化散风中,三分回卷了江东烽火。剩下的七分,将会随着料峭东风,吹乱自己的半岁月。
    而他这辈子,再也应不成那句再会有期——


    他是被吴地快马加鞭的一封急书叫醒的。
    传来的,是孙策的死讯。


    建安五年,策因伤而薨。


    〔二〕
    建安十三年,赤壁。
    万骑临江貔虎噪,千艘列炬鱼龙怒。周瑜一卷袖,便分荡了天下三势。
   
    江晴有暮晖,东风共浪浮。
    战后诸葛亮寻不见周瑜,庆功宴上转了个遍,最后在江边寻到了那人正一壶酒,一把纸钱烧祭。
    他身上只披了那件鹤氅狐袭袄,扬臂袍角一掀,纷纷纸钱燃灰,落东风吹往天际。
    正当诸葛亮欲上前一步时,他突然听到周瑜边烧纸钱,边说着醉言。
    “再会有期…呵什么再会……”
    “伯符你真狠心……”


    诸葛亮突然顿步。
    他这才明白,周瑜是在祭孙策。


    其实周瑜在赤壁之战的前夜,又梦见了那人。
    他梦见,又与故友乌篷江岸,离歌作别。孙策念着那句与子偕行,然后一如往常的,梦境生生截断在那句再会有期。
    天明南柯一梦醒,乌篷故友不在,只有黄土一抷,共伴碑上残铭。


    东风朔朔起,戚戚吹灰天边去,周瑜醉里巡旧时光阴,洒下最后一把纸钱。
    “你当年与我指天为誓,立言共创大业……呵到头来……”
    “我为你撑住了孙吴半壁,你却留给我一堂白幡。”


    苍山扶之江云兮,旧誓祭青冢。
    周瑜起身归往来时路,梦里春秋,全化一念朔朔东风走。


    〔三〕
    孙权还记得,八年前,周瑜自巴丘返吴吊唁时,就是现在这个神情。


    “臣请兵征蜀地。”
    如今那人又进京,请兵征蜀地。
    周瑜立于堂下,拱手情愿。敛眉沉色,声平无悲喜。


    然而,孙权并没注意周瑜口中说的行兵策略,而是在看他发鬓中的几缕白霜。
    而立又六载,这人却已经是两鬓斑白。


    孙权想起自己幼时,那人和自家兄长的关系非常亲密。常看到二人出时同车,夜时还抵足而眠。
    然而当时一对少年郎,如今只留一白发中年人。


    “刘璋易攻,蜀地若得那必成南北对抗之势……但闻公瑾旧疾又犯,此战还是换将领兵吧。”
    孙权叹言,正欲嘱咐周瑜保重身体,却在听到那人一句后,默然应允。


    周瑜道:
    “君为臣纲,必先死而后已。”


    孙权没再劝,而是许他发兵蜀地。
    因为他知道,周瑜的君为臣纲,为的不是自己,为的是早就黄土长眠的孙策。
   
    〔四〕
    周瑜最后旧疾复发,大业未成身先死。
    人间离合生死,继孙策离世十载后,周瑜也终于追上了他的脚步,终随那人而去。
   
    建安十五年,孙权闻周瑜病逝,叹惋哭言:“公瑾有王佐之资,今忽短命,孤何赖哉?先失长兄,又失公瑾。”
    拭泪复问信使:
    “公瑾临别之际,可有遗言?”


    来报士兵上步拱礼,朗声曰:
    “左都督临别时,唯反复一言——”
    “再会有期。”
   
    〔五〕
    “周瑜死后,问前来领路的小鬼:江东故主孙策可有投胎?
    小鬼答曰:投了,第八年投的胎。
    周瑜:投到了何处?
    小鬼:投做一股东风了。”
   


/最后梗源来自于网络

评论

热度(46)

  1. 邶彧今天的陆九江填坑了么? 转载了此文字